Back to All Events

《作為一個動物》張博洋個展


《作為一個動物》張博洋個展
As a Mortal Animal. CHANG Po Yang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04/15-05/14
地點:藝風巷 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90巷2號2樓

曾有一段時間,我們相信著達爾文的進化論,了解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的道理。因此物種會順應環境與不同物種的威脅來進化自己以適應周遭的改變,或在不同物種間,取得更好的生活環境與領域,甚至透過進化來讓自己的命脈得以延續,不至受到氣候等的變遷而滅絕。

而人類做為物種裡最高階也最高級的智慧擁有者,我們是否有善用智慧來讓自己進化成更好的人類狀態,或僅是透過自己的層級來打壓與消滅另一群較弱的同類。

反觀世界不斷進步下,地球所背負的死傷與災難比往常來的許多,而人類居地與動物居所之間的搶占日益嚴重,我們真的是在實踐達爾文的進化論嗎?亦或,我們是在實踐個人主義下的滅絕論或自以為的新進化論。

《作為一個動物》從動物與人的角度出發觀看人類對動物與自己的迫害,而迫害本身涵蓋了環境與氣候與人格等的改變,這些改變讓我們追求更多的物質與現實物資的掠取,卻將承擔的責任留給了自然與自己。


系列說明:
《炭化》指稱物質在經過高溫分解後,將水分與養分、氣體等物質排除,所留下的固體產物,在此系列中,以炭筆借代為沒有生命或生命已被抽乾的焦黑物質,而其上的刀片則代表外力的侵擾,四周的色彩則為其原本的模樣,象徵我們所使用的石油或其他物品是由原本充滿生命的動植物轉換而成,而我們在開發能源的同時,也持續破壞著地面或海洋中的生命。

《乳牛》敘說我們飲食習慣的變化,原本屬於農耕器具的牛隻變成餐桌上的佳餚,我們食用牠的肉身與奶水,養育我們的生命。此系列以幽默的手法,表達乳牛若沒了身上的花紋,牠們該如何被稱呼、被辨識,而我們又抱怎樣的心態,食用牠們。

《熊與冰》及《鹿與地》這兩個系列討論特定居地的迫害,使得原居物種無家可歸或失去可被保護的顏色的情境,希望以此帶點悲傷的寓意,讓大家關注地球溫度上升的與原棲地縮減的議題。

《狩獵》傳達的是我們人類想要某樣物品時,有時會不擇手段地想要得到,各類走私珍品與皮毛的活動於是秘密進行,通過雇傭兵或聘請非法獵人進行獵殺,或是儀式性的獵捕,讓許多物種瀕危或已經消失,或因此焚燒森林,造成棲地的破壞。希望透過此系列,讓大眾在購買物品時,也能扮演監督該產品生產過程的角色。

《人形動物》形容我們雖然有著人的外貌,但常常在不知覺中,表現了許多原始動物性的情緒與狀態,好像我們跟其他物種之間,只差在有穿衣服跟沒穿衣服的差別,在本質上仍是非常相同的,希望以此警惕,作為人類的我們擁有比起其他物種更多的能力,要讓自己變得更好,關愛更多的事物。

《馥麗貌》以穿在人身上看似香豔的衣服,混和顏色雜亂的背景,表現人類許多的裝扮都不一定是為了自己,比起動物原生的皮毛,我們需要更多各色各樣的裝飾物來表現自己,而原來這些馥麗的樣子,都是我們保護自己的顏色。

《領地》算是一個寓言,在遠古時代我們的祖先為了傳宗接代,必須與兇猛的野獸切開彼此居住的空間;在現代,我們也用著同樣的方式,劃分彼此存有的界線,但
該害怕與擔憂的是誰,而誰又真的擁有制宰對方的權利,或是我們常常將自己幻想迫害的情況,加諸到沒有能力反抗的他者身上,人類與動物之間,誰才是真的領地的主人。

《人畜模樣》以人的側面為模樣,消解的人的五官,透過顏料的滴流與混色,試著營造出不同人之間,可能的動物性格,究竟我們每天面對自己的時候,看到的樣子是如何呢?而我們內在的原始習性,又會怎麼與我們對話。

《化身》以隨機的構圖方式,去拼湊自然界中可能的生物型態,上色的過程中,這些不具固定形體的圖像才一一顯現,但又不是特別指稱什麼,比喻若將眼前所見之「物」以物質的觀點來看,它們都是不斷在變化與消解的,因此,無給給予它一個特定的形象,只能化身成為我們所看見而賦予其解答的樣子。


張博洋

台灣高雄人,畢業於崑山科技大學,以實驗影像、繪畫、底片攝影等創作為主,長期關注於記憶的存在與消亡的斷面、通過其藝術形式將之賦予哲思與詩意,其影像作品曾於法國、西班牙、美國等國展出。